《戎马丹心:汉匈决战》匈奴预览 兵凶战危胡尘漫天

《戎马丹心:汉匈决战》匈奴预览 兵凶战危胡尘漫天

   在决战正式来临之际,小编特地用不熟悉的剪辑技巧,临时抱佛脚的做了个短视频。

   不得不说,各国军队之中,匈奴的侵略性最为霸道,一个词形容是:穷匈极恶;两个词形容叫:兵凶战危;三个词形容,那么匈奴骑兵的气势实在当得起:胡尘漫天。

   匈奴势力预览视频:

   接下来,让我们共同回到那个“胡尘漫天”的匈奴时代,体验匈奴文明的苍远和强大吧。

   势力预览·匈奴

   “长生天,野茫茫。天地生我匈奴人,游荡四方把命争。

   大漠、河西、河南地,是我根与叶,是我骨和魂。

   大漠是我根,繁衍我生息;河西是我枝与干,汲取西域血与肉,滋养我强壮;秦人遗我河南地,阳光雨露由此来”

   被四周民族所畏惧的匈奴,从残酷的北亚草原中进化而来,是一只为战争而生的巨兽。

   广袤的北亚草原,被狭长的戈壁沙漠切割成了漠南和漠北两个部分。自古以来就是北方游牧民族生息活动的基地,也是游牧民族与农业民族冲突与战争的主要场所。

   在北边游牧民族长期兼并融合之后,匈奴兴起于大漠。

   在四野寥廓的大漠之上,自然条件决定了匈奴人的经济生活只能以畜牧与狩猎为主。为了追逐丰盛的水草,匈奴人常常四处迁徙,过着漂泊不定的游牧的生活。辽阔的草原决不是和平安宁的净土,不知潜伏着多少莫测的危险。恶劣多变的自然环境,凶猛野兽的突然袭击,邻族的偷袭侵掠,锻炼了匈奴族剽悍善战、争强好胜的民族性格,也养成了匈奴人自幼就善长骑射的特长。从孩提时起,匈奴人就骑在羊背上,手挽小弓练习射杀鸟鼠,稍大之后则追射狐兔,成年后壮男尽数编入甲骑,平时与妻儿老小生活在一起,从事畜牧生产,战时则举族而迁,随军出征,攻战劫掠。这种生产组织与军事组织合一的体制,使匈奴军队不仅有强大的战斗力,而且具备极强的灵活性与机动性,有利则进,无利则退,没有笨重的后勤辎重的牵累,非常适合在大漠之上长途奔袭作战。匈奴军队这种特点,在日后的汉匈战争中曾经一度显示出其优势,致使汉军疲于奔命。

   在曾经的游戏中(戎马丹心Ⅰ汉匈全面战争)中,尽管大汉的强盛让人惊叹。但是任何一个选择匈奴开局的玩家,都会被匈奴这个马上民族狂暴的战力所震惊。其中驰骋四方,只考虑进攻,不考虑防守的快意,想必令你的内心蠢蠢欲动。

   战法:

   匈奴独特的毂骑阵,想必让缺少远程和骑兵的对手很是头疼。 

   兵种:

   匈奴士兵皆为马背战士,尤以骑射兵种最为突出,号称“控弦之士三十万”。而他们的重甲骑兵也不容小觑,肉搏能力同样惊人。

   特性:

   匈奴士兵吃苦耐劳,善于忍饥耐渴。常年在北方行走,他们已经习惯了时常出现的暴风雪,而他们的中原对手,则会收到天灾沉重的打击。

   君主:

   伊稚斜单于 

   疆域:

   北至丁零,南至居庸关,西至坚昆,冬至东胡。匈奴的打击范围覆盖了整个汉匈世界的北部。

   名城:

   单于王庭

   名城

   龙城、左贤王庭、右贤王庭、休屠王部,浑邪王部,折兰王部(后为霍去病所破,开拓为河西四郡) 

   绝境:

   匈奴在被逼入绝境时,会主动释放瘟疫,造成大爆发。

   在了解游戏中的匈奴之后,我们也得来点干货——

   此次,依然有请匈奴史专家,暨知名国漫作者蓦然,他曾在在作品《夜之鹰》和《定西荒》中,对匈奴做出过深刻的刻画,有趣的是,因为时代的接近和思路的统一,蓦然作品中的匈奴,和《汉匈决战》中的匈奴,颇有相似点呢。

   《汉匈决战》下载地址:请点击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